42岁的魏翔是“开心麻花”最早的演员之一 演了20年配角后首次担纲男一号

从大年初二起,《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就从声量平平,迅速成为春节档票房和排片第二名。在明星、大导和大制作扎堆的春节档,鲜为人知的演员魏翔和新人导演邢文雄,以一部让观众笑声不断的小人物喜剧杀出重围。

银幕上,龙套演员“魏成功”获得人生第一个男主角。银幕之外,42岁的魏翔,在演了二十年配角后,首次担纲男一号。他是“开心麻花”最早的演员之一,与沈腾曾是合租室友。他早就成为舞台剧的“功勋演员”,还曾出现在多部喜剧电影里——然而豆瓣网的影人页面里,他的简介是一片空白。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

与他同期进入麻花的宋阳说,他俩一路从龙套开始演,扮演了无数的保安、傻子、按摩女,“大家在《杀手》里看到了魏翔的喜剧感,但我看到的是魏翔这么多年积压在心底,渴望自己的风格被接受,让更多人喜欢的过程。我在片子里看到了魏翔成长的影子,这就是他执着表演的复刻和升华。”他说。 这是一部为魏翔量身打造的影片。亲友场放映时,沈腾、常远、王成思等人都来捧场,魏翔特意走到观众席,把这些朋友一个个接到舞台上。马丽、黄才伦、艾伦等主创把魏翔往中间让,把话筒往他手里塞,每个人都要说一句“翔哥早该红了”。

魏翔

他的大学同学王超伟说这部电影不仅献给观众,也献给魏翔自己:从绵阳来北京,大龄考上电影学院,四处客串,为一个包袱熬一天。“我觉得每个人都不容易,但梦想照进现实这个事儿更不容易。”与魏翔聊天是件开心的事儿,笑声不断。他说自己生活中不是个幽默的人,但是他掌握了喜剧的技巧。我们聊起周星驰,那是魏翔的喜剧启蒙。他重现了一遍《逃学威龙》结尾吴孟达的表演,现场笑得嘎嘎响。在2018年,魏翔曾因《西虹市首富》中的配角马教练,在网络上引起一阵小小的讨论,网友认为他有吴孟达的影子,不抢戏却令人印象深刻,堪称金牌绿叶。

《西虹市首富》中的马教练早已成为网络论坛里的表情包

《西虹市首富》中的马教练早已成为网络论坛里的表情包

“工作年头越长,越不想男一号的事了,可遇不可求。”他对《贵圈》说,“老朋友带着我演了这么多被别人喜欢的配角,我就满足的不得了。”影片里,失意的魏成功看到迎着海浪努力向前爬的小螃蟹,哑着嗓子为为它加油。小螃蟹没入海浪,岸边的魏成功哭得撕心裂肺。那是魏翔在《杀手》中最后一场戏,他在杀青时哭着说:“谢谢你们所有人。” 以下是喜剧演员魏翔的讲述:

1

我第一次知道电影可以好笑到那种程度,是小学时看《逃学威龙》。 我们家是支援三线建设去的绵阳,隶属于一个军工厂。单位有自己的频道,每个星期天,会统一播放录像带给大家看。 有天播《逃学威龙》,我家里人还不让我看,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后来全家都乐得跟傻子一样,那对我的冲击力是巨大的。我好像天生笑点就比较高,别人觉得可乐的事情我觉得不太可乐,但周星驰的电影是真的让我开怀大笑。

逃学威龙

《逃学威龙》

三年前,闫非、大魔说想给我监制一部男一号的作品,我受宠若惊。我没什么票房号召力,人家却真金白银砸上来,这就是赌博啊。我们一起在开心麻花成长了很多年,让我演男一号,对我有信任,也有帮助的成分。这点我当然明白。所以我觉得这事绝对不能让人家亏了,我得顶上去才行,拍出来的电影起码不能给好朋友丢脸。 当男一号真是倍感压力,这是我这辈子遇到最难的角色,要百分之两百集中注意力,去应付一个导演两个监制的要求。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十几年前,在学校里老师提要求:“你可以这样演么?你可以那样演吗?你可不可以不一样?” 从准备剧本到拍摄,我们干了三年。我们之前准备过别的题材,但都觉得喜剧部分不够嗨。后来章总(章乐斌)说,你们去看一个叫《魔幻时刻》的电影。那天晚上我们就看了,特兴奋,打电话聊到凌晨四五点,觉得这个项目非常合适。

喜剧电影《魔幻时刻》由三谷幸喜自编自导,2008年在日本上映,获第32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提名

喜剧电影《魔幻时刻》由三谷幸喜自编自导,2008年在日本上映,获第32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提名

改编是命题作文,空间是有限的,又要做得更本土化。《魔幻时刻》的改编剧本必须得到三谷幸喜本人的认可——人家国宝级导演对质量是很看重的。我们改编的时候,负责版权的朋友根本没告诉我们这件事,怕我们压力太大。好在我们一次性通过了,很顺利就获得三谷首肯。

2

我第一次正式看片是春节前的亲友观影场,和许多观众一起。我知道不能通过一场观影效果来预判一部电影的真实价值。我在话剧舞台上经历了无数次,场子和场子不一样,每场的观影效果就不一样。对我来说,能有这么多人帮助,能有这部戏,已经无憾了。 看完片回家的路上,我看着马路上车水马龙,就想起自己刚来北京的时候,也没什么朋友,也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就觉得特别感激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我实现了当时的幻想,还遇到开心麻花这群人。

2018年6月,《西虹市首富》北京“特笑大片”发布会,沈腾、魏翔(左二)等主创闹作一团

2018年6月,《西虹市首富》北京“特笑大片”发布会,沈腾、魏翔(左二)等主创闹作一团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都是二十出头,都是单身,挣的钱就是租房和吃饭。要是紧巴些,攒些年可以买个车,就已经很好了。我很多同学都改行了,可我还有戏演,还可以天天逗那么多人开心,这极其幸福。那会儿我们这帮人几乎天天在一起,排练完了,或者演出完了,就在簋街,一组演员轮着请吃饭。 表演给了我很大的满足感。我要求自己时刻保持对个人专业能力的客观判断。今天有人夸你了,你真的像他夸得那么好吗?今天有人骂你了,你真的像他骂得那样不好吗?你始终得保持对自己的客观判断,才能决定是否要演下去。 我的判断就是我可以继续。即使没有演到男一号,我也和现在一样开心。老朋友带着我演了这么多被别人喜欢的配角,我满足的不得了。

我刚进北电那会儿,有个师哥提着两编织袋的电影光碟来宿舍卖。我看到一个封面,很暗的场景,一个人两手扒着衬衣仰天长啸,有光,也有雨点打在他身上。我觉得那个封面特别好看,就问师哥是什么电影。他那眼神就有点意思,他说你都上电影学院了,不知道这是什么电影?师哥送给你,这叫《肖申克的救赎》。

肖申克的救赎

后来我很认真看了这片子。接下来二十年,我反复看了六七遍。这可能是对我触动最大的电影。年轻的时候觉得《肖申克的救赎》带来的是奋斗的力量,无论身陷什么样的绝境,都没有梦想带给你的力量大。后来岁数大了,反而觉得追求梦想的过程比结果更美好、更值得珍惜。 片子结尾,安迪留给瑞德的信里说:如果你已经走了那么远的路,你可以再往前走一点。其实,成功也就只比未成功多坚持了一次。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现在演男一号也不晚。我二三十岁的时候,性格还不太成熟,人有点二乎乎的,唯一能拿出来夸赞的可能就是真诚了。这点我和魏成功比较像,就是有点轴。如果你认为一件事必须这么做,非黑即白,那其实就是另一种狭隘。“魏成功”是个很孤独的人,没有父母,也没有朋友。他热爱表演,但是一直闭门造车,自个儿琢磨出来的表演是非常不准确的。我比魏成功幸运太多了,我有家人,有朋友,他们都非常包容我。魏成功后来也有了朋友,他就能走出自己的世界,从别人的角度去想问题。

《杀手》是我24年的工作总结。但这不意味着我以后就得演男一号了。腾哥也好,马丽、艾伦、常远也好,谁跟我说翔子帮个忙,我就去了。不管什么时候,我们这群人都会在一块儿,我之后还给腾哥挎刀。

3

2003年,我到电影学院报到那天,保安过来和我说,同学这是表演系,你排错队了。因为保安觉得我长得不像表演系的。

我以前是练体育的,长跑和足球,高考能加10分呢!这多宝贵啊,不过加10分对我也没太大用。高三时候,我去全绵阳唯一的艺考老师那里补习。第一次去老师就让我演一个洗澡,是无实物表演。那个老师觉得我演得不错,夸了我,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除了跑步,也能做好别的事。后来我去考北电,初试的老师是王劲松(现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副院长)。当时他的表情就非常喜悦,还问我即兴考题是不是之前准备过,鼓励我后面的考试加油。

到了终面,要表演才艺。我也没展示出什么才艺,整个人非常沮丧。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劲松老师突然对主考官说,一个叫魏翔的学生很有潜力,能不能给他一个展示的机会,读一首诗。 我当时感动得不行,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师能对你这样。不过我上去时太激动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读得也不好。主考老师听完之后,那个眼神也是,觉得你这不是莫名其妙嘛,这不也没有那么好嘛,为什么要让他读一遍? 等考试结束,所有学生都走完了,我就过去跟劲松老师鞠了一躬。我说不管我这辈子干不干得了这行,考不考得上北电,我一辈子记着你。

后来也确实没考上,我就去当兵了,成了重庆武警第一批文艺兵。当时团长跟我说,你来了是战士不是干部。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关心是不是演员?团长说是演员,我说那就行。 当兵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给战士的演出,我受到的肯定也越来越多。每多一个人对你肯定,你就会意识到好像自己擅长这件事。 在部队演出还相对宽松,因为战士们看一次演出不容易,对演员都很支持,所以你的“小呲牙”(露齿微笑),在那儿就是“大雷子”(炸场级的爆笑)了。但当你面对市场卖票,人家花了钱也花了时间,就不是那么轻松就买账的。

4

离开部队后挺迷茫的,我就又去考了北电。这次考上了。我们那个班是六个表演班里外形条件最差,老师为我们好,就说你们针对喜剧来练习,出去以后才有竞争力,要不然凭你们的形象条件,出去怎么跟帅哥美女竞争啊。

初学者是很脆弱的,特别害怕台下没有掌声和笑声。干喜剧的压力都比较大,用过的包袱就不能使了,得重新想。三个包袱响了之后,接下来再想把观众逗笑,必须更好笑。

2019年央视春晚,魏翔与沈腾、马丽、艾伦、常远表演小品《占位子》

2019年央视春晚,魏翔与沈腾、马丽、艾伦、常远表演小品《占位子》

演配角的锻炼是巨大的。我学会了很多方言,因为有时候一场戏要演好几个人,区分人物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口音——我们行话叫倒口。你演七个人,倒七种口是不是很容易区分开?但是你老用这招,别人看你也就等于没啥招。那行,七个人里面我就四个倒口,三个说普通话,再用性格习惯和行为习惯去区分,给每个人想出特点。 如果一场戏,六七个角色我都能掰开,就相当于演了六七个角色,脑子里对人物性格塑造的内存就大了很多。后面我接影视作品的时候,导演说演个什么角色,我就在内存里找,把我演过的两三个人拼在一起。 所以别说我有什么风格,这是人家好心夸我,我自己不能当真。能承前启后的那叫风格,星爷才叫风格。

在包贝尔、辛芷蕾主演的喜剧电影《我的女友是机器人》里,魏翔饰演巴哥

在包贝尔、辛芷蕾主演的喜剧电影《我的女友是机器人》里,魏翔饰演巴哥

《魔幻时刻》我也仔细琢磨过,人家演得非常非常棒。但那毕竟是十几年前的电影了,现在是不是还能这么演喜剧呢?就好像星爷的电影,非常好笑,但现在观众喜欢的喜剧表演,好像不是那种极致、夸张的样子了。 表演在发展,观众的审美在变化。让人从头乐到尾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真的很难,超级难。有时候大家觉得过去的东西好,或许是一种怀旧,对老朋友的怀念。但如果现在的喜剧片还用特别夸张的表达方式,我不知道观众还能不能接受。 至于我的表演好不好,得让观众去评论。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杀手》这部戏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五年甚至十年后,拿出来看,这个片子还是好笑的,那证明我们这帮人没白努力。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看看影院仅提供WEB页面服务,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因此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2 www.k-yy.com  E-Mail:[email protected]  

观看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