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第一部爆款《开端》即将迎来大结局,《开端》的野心远不止「无限流」

从播出开始,这部剧的口碑就在两极间徘徊。大众层面上,《开端》无疑是好看的。一辆载着炸弹、执意驶向死亡的公交车,一对开了金手指但还是被炸得“死去活来”的男女……故事刺激、悬念紧张、扎实有层次的群像人物设置、戏骨们的精湛演技,都是它明显的优势。

但对科幻迷、网文读者来说,期待和遗憾一样浓烈:原本以为它会花样呈现“时间循环”“无限流”这样的高概念、强设定,但《开端》高对比度的光影色彩,平庸的镜头设计和音乐,以及慢条理斯的刑侦节奏,让一些观众觉得,它作为科幻剧,实在有点“土”,缺少科幻感。

好在熬过了两集,《开端》的叙事节奏明显加快。故事的深意,也随着车上一众命如蝼蚁,各自卑微的乘客展开。或许,这就是创作者原本的打算——《开端》该有许多的好,却不必一定像一部科幻片。无限流也好,时间循环也罢,都只是一个簇新的瓶,用来盛一杯叫做“现实”的老酒。

1

《开端》起首不惊艳,甚至不够撩动观众的心弦。真正让观众点头慨叹的,恐怕得到故事的中段——死亡巴士上,一个黝黑老农,浑然不觉自己的命运,捧着裂开的西瓜,笑着请全车人共享的那一刻。

《开端》里背西瓜的老农马国强因为儿子的一条朋友圈,千里迢迢赶来送西瓜

▲ 《开端》里背西瓜的老农马国强因为儿子的一条朋友圈,千里迢迢赶来送西瓜

这也是《开端》第一个真正的泪点。对一部电视剧来说,泪点是重要的刺激观众手段。在《开端》里它尤为重要。对蝼蚁小民的善意,突破了炫目的主题和陌生的科幻门槛,抵达观众的心里。随着一个个悬念的解除,让观众逐渐进入故事的情感核心。

《开端》原著小说中,作者祈祷君在连载时写明了主旨:“普通人”如何破除命运桎梏的故事。作者指的普通人,是男女主角:一个是在现实中连架都没打过的小姑娘,一个是游戏里没完成过双杀的菜鸡。两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擒凶、拆弹。至于公交车上其他的乘客,原著只是做了蜻蜓点水的表达:一个赶着给水果摊送甜瓜的老农,一个主角花钱请来帮忙的大叔,一个犹犹豫豫的口罩男。其他的人,一概以“不是老头老太太就是闲散的中老年人士”概括。

小说里有现实主义光芒一闪而过。比如作者写为了钱见义勇为的大叔,“钱已经稳了,也留了命去花了,原本该是件很高兴的事情,可刚才的紧张和急迫一过去,他才终于开始感觉到辛酸和后怕,默默地抹起了眼泪。有些人连悲苦,都是无声的。”

电视剧抓住、放大了这一线光芒,使其成为光照全片的主题。

在《开端》剧集里,老农被扩写出扎实的故事。坐过牢,出狱后和社会脱节,被至亲厌弃,千里迢迢带着一袋西瓜,一厢情愿地去见儿子,然后迎来死亡的命运。编剧微妙地把握住了一个命如尘土的小人物的社会遭遇——剧情里,主角和警察都曾对老瓜农有过想当然的怀疑,也都动手抢瓜。当真相揭开,老瓜农无解的悲苦,和西瓜一样裂开一地,反转后的酸楚也就更加强烈。

一个人过往遭受的不幸,靠更大的不幸得以伸张。此时,《开端》弹幕上飘过“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证明了这部科幻剧的某些剧情,勾起了观众对现实的感怀。

相同的创作思路,也出现在乘客老焦身上。电视剧沿用了小说的设定——被钱感召、见义勇为,但对角色进行了更细化的表达。属于他的篇幅,从“工地出事”,工友一起为生计发愁开始。一个这顿饱下顿饥的卖力气人,为了给孩子挣学费背井离乡,租住在没窗没水的车库里。一场火灾让他从寄居处被驱逐,没有落脚点。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挣钱买一辆二手电瓶车送外卖。老焦有着普通人的善意,也有着普通的人算计。在公交车上挺身而出,一开始也不过为了钱。

《开端》里见义勇为的大叔,是为了拿钱给女儿交学费

▲ 《开端》里见义勇为的大叔,是为了拿钱给女儿交学费

还有口罩男。在电视剧《开端》里,他拥有了姓名和身份——“卢·猫之使徒·哮喘征服者·被光选中的人·笛”。卢笛是新世代,某种程度上代表年轻人,但他的剧情冲突,依然是正午阳光擅长的命题——中国式父母对孩子令人窒息的爱,都市原生家庭的疮疤。

《开端》中卢笛的父母对他进行实时监控

▲ 《开端》中卢笛的父母对他进行实时监控

还有剧中新增的角色:看似勇猛、关键时候又漠然退缩的肌肉男,举着手机在直播的主播“一哥”……这些人物都带着对现实和人性的直白呼应。

正午阳光对此驾轻就熟。就像当年《都挺好》,剧中原生家庭、啃老、重男轻女等都是社会的痛点,轻易就能引发大众的激烈讨论 。

一车人的行李里,微缩了童年、爱、家当,《开端》将一个个乘客扫过,当剧情终于聚焦凶手身上时,观众已经很难恨得起来了。结合江歌案中的母亲,观众很容易理解,一个母亲失去女儿后有多崩溃,有多么想为枉死的孩子讨个说法。网络舆论对人的伤害、毁灭,也在这部剧中有所表达甚至反省。

这些角色都很典型,人物的遭遇也不算新鲜。当他们在一辆陷入时间循环的巴士上得以重构时,《开端》就完成了让普通观众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接受的叙事改编。

2

把《开端》拍成披着科幻外衣的现实主义题材,是个非常“正午阳光”的选择。

《开端》小说的卖点是“兼具‘无限流’先知的爽点和悬疑的刺激感”。“无限流”始于网文世界里,是指主角进入神秘的“轮回空间”,在游戏、动漫、小说、电影等异世界完成任务。他们往往拥有超凡力量,但却不得不在那个世界永不停歇地冒险与轮回。

对习惯看网文的观众来说,接受“无限流”的概念并不难。但把小说搬上荧屏,如何让观众接受这一科幻设定,是摆在正午阳光面前的选择题。

除了主题上内容的建造,科幻片需要足够强大的工业化运作。世界观设定、人物塑造、 情节设计、场景刻画……都和传统内容的影视剧不一样。当年诺兰拍科幻电影《星际穿越》,就把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基普·索恩请来做学术支持,我们的国产影片还没有建立这样的通道。所以这些年,国产电的《疯狂的外星人》《被光抓走的人》,走得都是“软科幻”,而非主打科幻的强类型。

《星际穿越》上映于2014年,片中的时间跨越维度,营造了科学的视觉表现

▲ 《星际穿越》上映于2014年,片中的时间跨越维度,营造了科学的视觉表现

比起电影,国产电视剧的工业化更加薄弱,科幻片常年缺席。2017年一部名为《端脑》的网剧进行过类似的尝试,只是没能在大范围引发反响。2022年,科幻剧的接力棒交到了被称为“国剧之光”的正午阳光手上,但直到《开端》收官在即,观众都不知道正午阳光到底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和科幻题材“硬碰硬”。

▲ 2017年的网剧《端脑》被认为是国内第一部无限流电视剧

正午显然长于务实,而非务虚。不论是《山海情》《大江大河》,还是《琅琊榜》《伪装者》,根植的都是循规蹈矩的价值观念、有的放矢的家国情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改编自一本古代架空穿越网文,正午也让它成一幅宋朝的“清明上河图”,一笔一画都有了来处。

站在“科幻片”的赛道上,正午阳光似乎从最开始就没打算带领观众纠结何为“无限流”。在《开端》里,“无限流”被简化成了无穷的希望与无尽的绝望:赵今麦扮演的女大学生,和白敬亭饰演的游戏设计师,为了挽救一车人的生命,也为了停止循环,尝试了一切可以用上的办法,找出凶手,阻止爆炸。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开端》作为国产科幻片的一次有效尝试。和观众熟悉的海外科幻片相比,它没能呈现出精彩的奇观,也没制造出脑力激荡的快感。它用低门槛吸引了对科幻无感、对网文陌生的观众。当观众进入这个故事,深深地为可憎的无辜者、有罪的可怜人共情时,什么悬疑、推理、烧脑都可以抛在脑后。当剧中的故事照进剧外的真实,“爽”早已不是最重要的事了。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看看影院仅提供WEB页面服务,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因此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2 www.k-yy.com  E-Mail:[email protected]  

观看记录